2015年5月15日星期五

蘇賡哲:不易轉的大彎

5月6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本土派杯葛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今年,專上學聯甚至宣告退出這個集會。本土派杯葛六四晚會,和杯葛學聯「建設民主中國」的宗旨一樣,就是不要背另一個國家的十字架。 況且,中國民主化未必對香港的自主有利,民主中國可能在民族主義旗幟下威脅香港自主性。
    我們這一輩經歷過六四精神激盪的老香港人,對年輕本土派的抉擇,心情不免複雜,很多人會轉不過這個大彎,不能順應時代的巨變的衝擊,即使不反對,也會覺得相當迷惘。陶君行不算老,但同樣轉不過彎。他接受美國《紐約時報》訪問時說:他對學聯決定退出十分失望,「六四是我們的集體回憶,是香港民主覺醒的一刻」,年輕人主張香港獨立,是「跌入共產黨的陷阱」,「共產黨就有藉口不給香港民主,因為你現在為獨立而抗爭;不是為民主抗爭」。 
    陶君行的思路剛好和本土派相反,他還在希望共產黨給香港民主。 本土派就是清清楚楚知道,無論你為獨立而抗爭也好,為民主而抗爭也好,為任何東西抗爭都好,共產黨都不會給你民主。這個「清清楚楚知道」,才是香港人真正的民主覺醒。而以前的民主覺醒,全是不切實際的幻夢,全是跌入中共的陷阱。    

    以前香港泛民和共產黨高度合作,熱烈歡迎香港回歸、堅決主張一個中國、堅決反對台獨、藏獨、疆獨,甚至將五星旗插上釣魚台,但他們得到甚麼民主?甚麼都得不到。本土思潮就是看到泛民無路可走才壯大的,陶君行似乎一無所覺。

12 則留言:

匿名 說...

共產黨不給香港民主,香港就有藉口獨立。

匿名 說...

陶君行又叫「廢陶」, 一路行來 , 都係唔得 , 最近他對 HKU 梁麗幗 說的話 , 便知這些社運左膠大中華膠 , 幾咁低水平

匿名 說...

"以前香港泛民和共產黨高度合作"

不見得. 九七年, 民主派反對中共成立的臨時立法會, 全體立法會議員就在七月一日離開立法會, 杯葛臨時立法會.

幻影迷心 說...

蘇教授的看法,不一定是泛民的思路,有哲學家說過:「我們都活在彼此的幻想中。」曾讀天主教學校,天主教認為他們是耶穌的原始教會,而基督教是新教。但原來在基督教,他們講的竟相反,基督教說他們基督教是原始教會,而天主教是新教。我是支持獨立,但不會偏信一方,不主張內訌,主張求同存異,合縱連橫。李光耀為例,他行的是現實政治,而非盲目對抗,需要時抗英,反共,但時勢所趨,他便親英,聯共,這叫現實政治,假如盲目對抗,會否死得更快?這應該才是泛民的思路!

匿名 說...

其實,問題不在於共產黨給不給香港民主,而是香港人發現中國人其實是支持共產黨的,自己不要民主。

再攪甚麼民主中國是沒有意義的。

匿名 說...

泛民多年來的抗爭模式

1. 唱 K
2. 籌款
3. 宣布階段性勝利 , 下次再見
4. 散水
5. 如果有苦主不甘損失 , 想衝擊封鎖線 , 泛民監察隊伍會組成人鏈 , 做埋警犬份工

所以幾十年都失敗 , 什麼成果也沒有 , 是必然的

匿名 說...

Well, HK assumed that they are the saviors of Chinese democracy. Now they could know that they don't need HK's "help".

匿名 說...

HK assumed that they are the saviors of PRC democracy for decades.

Now they could know that PRC don't need HK's "help" at all. Further more, they won't allow HK election.

匿名 說...

香港人需要行自己的路,同專制斷絕關係,如此才有前途。

匿名 說...

当局当然希望分散力量,然后各个打击。

Karl Ho 何嘉亮 說...

共產黨披著「中國」的畫皮,迷惑著很多華人,使他們支持「中國」,無形中支持了中共。司徒華雖是一個失意的共產信徒,但他無時不希望中共擁抱他,因此,在他的脅持(hijacking)下,泛民不知不覺地隨著中共的音樂起舞。司徒華死後,民主黨一來為了面子,二來沒有具魄力的領袖,三來沉夢於西敏制的「忠誠(愛國)的反對黨」(the loyal opposition)的幻想,無有黨人敢於/醒覺,為了獲取民主,必須扭轉乾坤,認認真真地與中共角力,而不是以乞求的形式,希望中共施捨,基於中共的本質,要它給予民主,是緣木求魚。泛民當年反對臨時立法會,只是反對中共在當時的「正統」體制外成立不合法的、沒有他們參與的影子立法組織而已,最矛盾的是,經過了臨時立法會一事後,他們仍以為中共會接納他們自以為是忠誠(愛國)的反對黨的地位。

匿名 說...

當局當然希望迂腐窩囊能永遠牢牢拖著進步覺醒不放,連打擊也省回。